张素华笑着说

2020-06-16 13:03

河南汝州市大峪镇的邢窑村地处大山深处,2014年七八月份,全国最大的旱情就在这里发生。

该县三江镇厚坝村村民赵甲锡曾与邻居因林地产生纠纷,王尔敏去年初到该村考察得知此事后,仔细调阅了该村林地查勘的技术手册和档案,并访问了十多家有林地的农户,充分了解林权问题。在该村住的三天里,他写了几十页笔记,最后才到赵甲锡家调解。结果,一起久调不决的纠纷迎刃而解。

王尔敏每个月至少会参加三四次调研活动。“即使是到最偏远最贫穷的乡镇,只要沉下心做调研,就会发现调研的趣味和意义。”他说。

“做调研静不下心的、考察时眼望着天的,这类干部不用为好。”旺苍县委书记张尚华表示,调查研究的作风奠定了后续工作的基础,必须沉下心气、投入心力。

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以来,旺苍县委规定,不定期随机抽查、调阅党员干部的调研笔记,对调研考察走过场、群众满意度差、整改不到位的党员干部,一律暂缓职位升迁,而且相关部门“一把手”要到县委作出检讨说明。于是,“台账式”的调研笔记应运而生。

临近中午,记录了一堆内容的陈洪涛一行才结束调研。回到办公室开了个简短的会议后,就直接驱车赶回管委会吃午饭。

村里有口机井,为何打了一年还没用上?经过水利局调查发现,井打成后,电力工程建设跟不上,水还是抽不上来。了解情况后,水利局立即和电力部门对接。不到一周,村里的机井就能抽上水了。

去年12月的一天,记者来到四川广元市旺苍县。县委组织部部长王尔敏从办公桌抽屉里抱出厚厚几本记事簿,说:“这是2014年前三季度的调研笔记,每次调研都有记录。”也许是经常翻阅,几本记事簿的厚皮封面均有些破损。

去年12月25日,陕西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三桥街办新入职的公务员小张第一次“遭遇”了上级领导的调研。“此次调研涉及城管、环保等许多部门,阵仗应该小不了。”负责协调的小张盘算着给大会议室摆多少纸、笔以及杯子比较合适。哪知到了现场,才发现“和自己原来想的不一样”。

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。”王尔敏认为做调研时,笔头上不下功夫,就不会对问题形成系统的认识,也就不能“以理服人”。

“这下可好了!以前都是我开着面包车去城里找水,现在是市里的领导主动来解决困难。”邢建功说,“吃水最困难的时候,水利局干部每次来走访,都开着两辆送水车,一辆送水车装10吨水,每隔两三天来一次。”

62岁的邢窑村村支书邢建功回忆,旱情最严重时,全村12口常年吃水的井只剩一口老井勉强能“刮”出水来。

“找下级谈一谈、背着手转一转、带着队看一看”,旺苍当地群众曾这样总结考察调研走过场、说空话的现象。

与邢窑村相似,汝州市陵头镇段子铺村也是常年缺水的山区,汝州市委办是段子铺村的对口帮扶单位。

然而去年8月有媒体曝光:乡里领导来到村里,十分热情地给村里送来50个大白塑料桶,每个能装三四百斤水,但前后没几分钟,干部们拍完照后就匆匆离去,再没来过。

提起这事,汝州市委书记高建军紧皱眉头:“这警醒我们,要把群众的事情做扎实。”随后汝州市要求市直委局对口帮扶饮水困难村。

“目前正统计吃粮紧张群众的人数,挨家挨户地摸查。”樊和平说,“已经和民政部门联系好了,先为困难群众派发一些粮食。”

看来,小张所碰到的情形并非偶然,而这样的调研也受到大家的欢迎。“陪同人员精简之后,调研话题不再东拉西扯,更加务实,效率也更高。”一位干部感慨道。

然而,樊和平在与村民聊天时发现,虽然旱情已经过去小半年,但后遗症还远未消除。比如旱灾过后,冬天村民的存粮不足。

“旱情缓解后,局里领导每周还会花一两天来村里串串门,摸摸情况。每次来总不忘去施工队,让他们加快铺设自来水管的进度。”邢建功说。

就在这次调研的几天前,沣东新城管委会刚刚召开完全体干部大会,管委会主任康军就在会上对如何开展调研谈了谈自己的看法:“调研不是讲面子的事,是去发现问题从而解决问题的,不是去摆谱耍威风的。陪同的人再多,能管什么用?”

“他们经常是夜里九十点来,说是走夜路不耽误白天工作。”段子铺村支书王登科告诉记者。

“做好帮扶先要搞好调研。调研工作关键要做在群众要求之前,做到不虚、不空、不偏。”高建军说。据了解,汝州市从市直机关党员干部中选出138名优秀干部组成46个驻村工作队,下派到各个软弱涣散村,进行调查研究,为群众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2456件。

上午9时,沣东新城管委会副主任陈洪涛赶到社区,一辆车,4个人。来到社区,陈洪涛和社区主任张素华简短会面后,就赶往调研现场。社区这边也只安排了相关业务口的一两名同志陪同介绍。

“领导来调研,不需要我们陪同吃饭吗?”小张有些疑惑。“现在有规定,同城公务活动不安排用餐。我们也没准备陪餐。”张素华笑着说。

“小区提的较多的意见是没有专门的社区生活垃圾回收点,此项工作纳入街办、城管和环保部门的工作考核。”陈洪涛说,“这个事情我还会检查落实情况,这也是考核的硬性指标和内容。”

“我和另外3名同事组成驻村工作队,专门配合水利专家实地勘察、查找水源,确定打深井的合适地点。”汝州市委办公室纪检员樊和平说。

“以前有的调研不到半天就结束,现在经常下去三五天,与考察对象一起吃住。”王尔敏说,从抽查情况来看,现在的党员干部做调研更细了,“有的干部,下乡一次,就能写出三五十页的笔记”。一本本调研笔记都会成为关于经济发展、民生改善的“台账”,是宝贵的一手资料。

陈洪涛来到一个以拆迁过渡安置房为主的小区里,听取这里暂住村民的建议,并一一记录在案,能现场协调的就和街道相关单位直接进行对接解决。